硬的不行来软的:美国强调价格上限不会施加于欧佩克之上

在威胁沙特、孤立沙特都没什么效果之后,美国开始给欧佩克解释:价格上限只会针对俄罗斯,不会用在欧佩克身上的!

财联社10月20日讯(编辑 马兰)拜登政府为了在中期前稳定油价可谓是煞费苦心。在释放1500万桶战略石油储备之余,美国财政部一名官员近日出来对媒体放风称,G7集团拟对俄罗斯石油实行的价格上限计划,不会被复制到欧佩克组织身上。

此前印尼财政部长Sri Mulyani Indrawati曾透露,以沙特为首的欧佩克+集团之所以决定减产,是因为担心对俄油的价格上限将成为他日西方对抗其它大宗商品卖家的工具,减产决定正是对美国及欧盟价格上限机制的反抗。

然而,欧佩克对外表态是出于市场供需的考虑而进行减产,不过背后的考虑显然各方都心中有数。

美国的这一表态正是为了打消欧佩克的顾虑。据该位美国官员称,华盛顿已经与欧佩克进行了沟通,并保证了上限计划的限制范围,承诺不会扩大到其它国家的石油贸易上。

但潘多拉之盒易开难收,且按照美国四年一届政府的体制,政府的承诺具有鲜明的时效性。欧佩克会不会被美国的“真诚”打动,实在是需要打个问号。

欧佩克+集团上周宣布将每天减产200万桶石油,但沙特阿拉伯表示,由于欧佩克成员国一直努力但并未实现产量目标,实际减产量可能约为每天100万桶。

在这之后,美国动作频频。先是指责沙特辜负美国的信任,美国将采取措施进行惩罚。此后,又有美国高管出面称沙特胁迫其他成员国同意减产,要求其它国家站出来“揭露”,但反而收获大批欧佩克成员国的“打脸”回应,称减产是共同决定。

如今,或许是看硬的不行,美国态度有所软化,开始试图解除欧佩克集团的后顾之忧。

美国财政部副部长Wally Adeyemo上周表示,12月5日开始的石油价格上限机制仅针对俄罗斯,不会延续到其它生产商,就算它们的减产决定推高了能源价格。

他还补充称,新的制裁措施并不代表会形成新的买方卡特尔,与欧佩克集团进行对抗。

美国财政部的频频发声,很大一部分原因与11月8日举行的中期选举有关。拜登与想要在中期胜利的关键因素就是汽油价格和通胀水平。如果美国无法稳定欧佩克的供应,经济问题将直接将拜登和引入败局。

据国际能源署上周称,欧佩克+减产推高了全球石油价格,并更有可能将全球经济推入衰退之中。

但美国称减产对价格影响不大,可能需要30-40美元的涨幅或者10倍于欧佩克的减产幅度才能引发经济衰退。

10月25日,被誉为“沙漠中的达沃斯”的沙特未来投资倡议(FII)峰会将在利雅得开幕。这场自2017年起一年一度的盛会通常会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政治家和商业巨头,但与往年不同的是,由于不希望这次峰会“成为一个政治平台”,沙特今年决定不邀请美国官员。

这是美沙关系起起落落的最新进展——“欧佩克+”10月初作出的减产决定,和其后美国的多次隔空喊话,被认为是两国双边关系的新谷底。

几个月前,在美国总统拜登上任后首访沙特之时,媒体大肆报道的还是他与沙特王储的“亲密一击”,但不幸的是,这张著名的照片现在成为了现实讽刺的注脚。美国油价上涨威胁到在11月中期选举后保持对两院控制的希望,拜登政府投入了大量政治资本劝阻沙特及其盟友不要减产,但距离中期选举只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给了拜登当头一棒。

拜登上台前曾誓言让沙特变成“贱民国家”,但他还是踏上了一次不情愿的“求情之访”。然而,这次“打脸”访问并没有导致石油产量的预期增长,这也落为反对者的话柄,在他们口中,沙特人是“误导和欺骗美国总统的皇家背叛者”。

10月5日,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欧佩克成员国与俄罗斯等非欧佩克产油国组成的“欧佩克+”决定自今年11月起大幅减产,在8月产量基础上将月度产量日均下调200万桶。

美国方面称,减产将推高俄罗斯的石油收入,沙特出于支持俄罗斯的政治原因“设计”了此次减产计划,并指责利雅得强迫“欧佩克+”其他成员支持此举。但沙特方面表示强烈否认。沙特国王萨勒曼10月16日再次强调,沙特正在努力促进石油市场的稳定和平衡。

萨勒曼的评论得到了阿联酋、伊拉克、科威特等“欧佩克+”成员国的支持。阿联酋能源大臣苏海尔·马兹鲁伊在社交平台上写道,“我想澄清的是,‘欧佩克+’的最新决定获得一致批准,纯粹是技术性决定,没有任何政治意图。”

在对沙特舒拉委员会(协商会议)的讲话中,萨勒曼否认支持俄罗斯对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还敦促沙特政府成为俄乌之间的和平调解人。事实上,沙特王储上个月确实斡旋达成了一项俄乌交换战俘的协议,而就在“欧佩克+”宣布减产后,还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进行了通线亿美元的人道主义援助。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10月13日在讲话中强调,出于对人权指控和也门冲突等问题的考虑,拜登上台两年来正试图“重新调整”与沙特的关系。布林肯称,这一进程将继续,且只服务于一个目标:“美沙之间的关系必须更有效地推进我们的利益。”

布林肯的言辞或许留下了一定解读空间:目前美沙关系的低点代表着裂缝,但不是破裂。截至目前,虽然不少人反应强烈,但拜登政府尚未出台任何具有威胁的针对性措施。

讲述能源巨头沙特阿美历史的《沙特公司》(Saudi Inc)一书作者艾伦·沃尔德对法新社表示,“最有可能的反应是我们已经看到的——政客措辞强硬的声明。”

总部位于英国的风险咨询公司Maplecroft的分析师托比约恩·索尔特维特也对媒体称,若拜登政府听从一些反对者的建议,“可能会打破已经令人担忧的美沙关系,反过来会给油价带来更大的上行压力。”

无论如何,沙特官员目前仍乐观地认为与华盛顿的关系将经受住当前的动荡。“我认为这种关系不会破裂。”沙特外交国务大臣朱拜尔10月12日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称,“这种关系非常牢固,与所谓‘破裂’相去甚远。”

严格来说,美国和沙特从来不是盟友,两国从未签署过共同防务协议或是正式盟友条约。几十年来,美沙关系在很大程度上是交易性的。沙特可以利用其在欧佩克内的影响力,将石油产量和价格保持在令美国满意的程度。作为对保证稳定全球石油供应的回报,历届美国政府在政治上基本都支持沙特,向其出售先进武器,还曾在邻国伊拉克威胁沙特安全时向其提供军事援助。

石油换安全的承诺形成了这种看似不可能的合作伙伴关系。如今的美沙双边关系低点并不是最糟糕的时候,上世纪70年代沙特领导的阿拉伯国家石油禁运、“9·11”事件和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都是两国关系历史上的动荡时期。但过去的几十年中,美沙之间的紧张局势一直是“关起门来解决”,很少蔓延到公共领域,而现在,亲密关系中的碎片被社交平台进一步放大。

如今的不同之处在于,关于美沙关系未来的辩论是在地区地缘现实发生变化的背景下进行的。与上世纪70年代或是本世纪初不同,这种双边关系的演变发生在美国的战略真空之中——随着战略重心转移,华盛顿不再传达对中东地区安全与稳定的明确承诺。

“如果美国与海湾的关系没有明确制定的宏伟战略目标,专家、记者和官员都可以自由填补空白。”中东政治新闻网站Middle East Eye的一篇评论写道,“未来会出现的是一种政治化和情绪化的叙事和反对这种叙事的螺旋,它们会产生期望和压力——尤其是在美国——决策者最终需要对此作出回应。”

沙特十分清楚,美国正在极力遏制俄罗斯的一切政治和经济手段。沙特宣称减产符合自身利益,这一定程度上确实不假,因为在短期内,即将到来的全球经济衰退可能预示着油价会进一步下跌。然而,沙特敢于冒美国之不韪作出这一决定也表明,这个时刻与俄罗斯走近,沙特并不会在国家安全问题上有所损失。

“虽然利雅得在‘欧佩克+’减产方面可能面临的后果仍然未知,但过度的反应只会加速沙特军事关系多样化的努力,不仅与中国和俄罗斯,而且与法国、英国、印度和巴基斯坦,甚至巴西和南非的军事关系多样化。”与沙特政府关系密切的政策分析师阿里·谢哈比对法新社称,“你必须记住,无论如何,美国从未向沙特提供过最新的装备。”

美国退出中东并扶持地区“代理人”的行为,留下了竞争对手乐意填补的空白,尤其是西方失败的叙利亚政策为俄罗斯2015年返回中东创造了机遇。与此同时,美国曾经在中东的合作伙伴只能自食其力,为安全和稳定谋出路。更重要的是,美国在推动海湾合作伙伴接管地区更多责任的同时,还傲慢地期望它们代表自己推进所谓的“自由理想和价值观”,这也让美国的吸引力大不如前。

“近几个月来,中东的官员和政策制定者都在问我,西方在乌克兰代表什么。他们不相信东方与西方、专制与自由主义的分歧——这是新的战争叙事的核心。”伦敦国王大学中东问题研究学者安德烈亚斯·克里格近日在媒体撰文指出,“虽然乌克兰战争已成为一个新的自由主义集结点,但西方这种基于价值的共识似乎是北约边界之外的幻觉。”

比起美国推销的价值观,海湾国家现在追求的是务实主义。俄乌冲突让海湾国家感受到了主动权的到来,除了利用在全球能源市场的主导地位,它们也抓住了一次次“交易”的机会。在俄罗斯宣布对乌克兰开展特别军事行动后,沙特政府控股的主权财富基金悄然向俄罗斯三家占主导地位的能源公司投资了6亿多美元。随后,在美国、加拿大及几个欧洲国家削减俄罗斯石油进口后,沙特又将其从俄罗斯购买的石油量翻了一番,释放了自己的原油出口。

而就在“欧佩克+”减产风波沸沸扬扬时,阿联酋总统访问了莫斯科,沙特承担了一切来自美国的口诛笔伐。在与会晤期间,俄罗斯总统普京赞扬了与阿联酋的关系是地区和世界“稳定的一个重要因素”,在欢迎“欧佩克+”减产决定的同时,还不忘强调“我们的决定不是针对任何人的”。

十年来,在适应了美国行为方式的变化后,海湾国家意识到了自己与美国关系的实质,这并不是一种稳定的、战略性的关系,而是一种相当易变的、交易性质的关系。承认这一点的结果便是通过与俄罗斯、中国等强国建立新的联系,实现外交的多样化,平衡与华盛顿的关系。

“美国在中东的所有主要传统盟友——沙特、阿联酋、埃及、土耳其甚至以色列——都对俄罗斯采取矛盾的立场,并在乌克兰战争中华盛顿,因为它们与莫斯科的关系密切,这并非巧合。”土耳其广播电视公司(TRT)在一篇社论中写道,“这些地区参与者都没有为了一个不可预测的华盛顿而破坏或切断与莫斯科的关系。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地区行动者正不懈对抗着华盛顿,这些行为在十年前还是令人难以理解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